首页|长安画派|书画动态|精品展厅|名家访谈|网上画廊|书画名家专题
  公    告 更多
·“丝绸之路——从写实到
·2016北京大学中国画
·界最长的标准草书《中国
·关于举办“荣耀中国--
·【陕西永乐拍卖有限公司
·【陕西曲江传世拍卖有限
·2012年曲江传世迎春
·2011年秋季盛世长安
·2011年秋季西安秦宝
·2010年中国美术家协
·2011年嘉德春拍共斩
  精品展厅 更多
·油画系列
·赵望云系列
·雷珍民系列
·石鲁系列
·王西京系列
·赵振川系列
·钟明善书画欣赏
·吴三大
·杨晓阳
·胡树群书画欣赏
·贾平凹
·刘永杰
·高峡
·茹桂
  名家报道 更多
·我读吴三大的作品
·赵振川:泡在生活中
·罗宁:以长安画派为代表
·王西京的长安精神
· 循序
· 清瘦筋骨绘山河
  书画常识 更多
·书画印章辨伪捷径
·怎样从纸质上辨别书画的
·国画的花鸟画基本画法
·国画的畜兽画基本技法
·色彩对比与调和
·国画流派类别
  书画动态 更多
·杨晓阳丝绸之路美术作品
·中国梦丝路情”陕西第四
·钟明善澳门科技大学讲书
·笔墨乾坤•
·2017归元艺术节暨纪
·中国美术界纪念长安画派
 您当前的位置是:新华书画—名家访谈
窑洞画派创始人刘武宏的山水画风诠释
  作者:杜丽  发表日期:2013-1-31
   
黄土深情 窑洞诗意  民族魂魄  大家风范
                      ——窑洞画派创始人刘武宏的山水画风诠释 

                                                                                                             马章乘/
      《中国山水画史》有云:“中国近现代山水画振起于黄宾虹,黄画苍厚、浓密,到了傅抱石,其画奋跃飞动,两股力量完全改变了明清以降所谓清柔淡疏、静谧冷寂而实则甜俗萎靡的气氛。显示了民族振奋的活力。从黄宾虹到傅抱石的山水画正是近现代山水画的代表趋势。”随之二十世纪山水画新时代地方画派兴起,诸如以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等为代表的京津派;以吴湖帆、贺天健、刘海粟、谢稚柳等为代表的海派;以钱松、傅抱石、陆俨少、宋文治等为代表的新金陵画派;以陈子庄为代表的蜀派;以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三人创立的岭南派,培育出以关山月、赵少昂、杨善琛、黎雄才等为代表的第二代岭南画派领军画家。同一时期,在陕西,以西安陕北黄河、黄土高坡为绘画题材的赵望云、石鲁为柱心,形成了中国近现代山水画史上最为耀眼的“长安画派”,异军突起,特点鲜明,开创了中国山水画史的新时代山水画风。赵望云、石鲁培养了第二代画家队伍,与其它画派不同的是,长安画派第二代画家发展成为三股力量:即以刘文西、崔振宽、赵振川等为代表形成了黄土画派;赵望云的得意弟子黄胄以歌颂新疆生活为题材,携其弟子史国良形成新疆画派;时逢今年建党九十周年之际,由文化部、中宣部、中央党校、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中国书协等单位面向全国联合选拔的《九十年九大家》(由中国外文局海豚出版社编辑出版发行)之一的刘武宏先生以陕北窑洞文化为主题,表现陕北风土人情,歌颂陕北生活,被国外誉为“陕北窑洞文化的歌手”,他以延安为根据地,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矢志不移,把自己完全融入了陕北窑洞文化之中,创立了陕北窑洞画派。窑洞画派为长安画派的发展史上注入了新鲜血液,亦将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增添浓重的一笔。
 “余作山水画史,非唯述各宗各派之始末递变,尤在穷其画风所成之原,更在揭示中华民族精神形之于画之旨,亦复披露山水画潜移民族精神旨意,使览者知之,画非小道也。”(陈传席语)。基于此,就刘武宏先生的山水画风所成之因以及他的山水画蕴含的中华民族文化精神做以诠释。
 
      酷爱书画 追随大师 深研长安画派画风
 
       今年四月份,清华大学河南校友会纪念建校100周年之际,经好友李桂秀引荐,我与刘武宏先生一见如故,两人皆为性情中人,谈艺论道,兴奋不已。他具有平等意识和观念,自尊尊人,从不居高临下,更不会屈膝弯腰;他热情善良,淡泊自然,纯真平实;他鹤发童颜,和蔼乐观,风趣幽默,自称是“老顽童”;他为人大方,大气不俗,坦荡磊落;他创作激情旺盛,精力充沛,善画大幅巨制。他的性情和人格造就了他的作品——画如其人,风华从朴素中来,趣味从忠厚中来,浑厚从平淡中来。
 
        5月23日,我收到刘先生亲笔信中“郑州一别一月有余,甚是想念;相识虽不久,可短暂的相聚却很是投缘……”之说,更令我有相见恨晚、艺不尽兴之感,便萌生了专程赴西安拜访他的意念。6月6日,我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到了西安,迈进刘武宏先生的天井小院:四层小楼,遮云蔽日,幽清新,惬意融融。推开屋门,一股墨香扑面而来,使我悠然而诗兴,便随口低吟:“天井小院闹中静,大隐于市翰墨情。品茶论道赏佳作,意境深邃气如虹。”刘老请我们一行落座品茶。我说这次是专程来拜访刘老的,您是长安画派赵望云、石鲁两位大师的高徒,那么他们对您的艺术创作有多大影响?刘老接道:“我幼时跟父母从河南到陕西落脚,儿时的我酷爱画画,非常崇拜赵望云和石鲁二位大师。1958年有幸到中国美协西安分会国画研究室跟二老学习绘画,1986年考入西安美院研究生班。说到我受二老影响最深的是:赵望云老师立志改革中国画的观点,早在1929年至1930年就与李苦禅等人合办吼虹艺术社,提倡新国画运动。1961年,西安美协国画习作展在京展出,《人民日报》以《长安新画》为题专版发表展出作品,开始有‘长安画派’之名传出,赵、石二老的改革中国画思想得以实现。赵望云老师一直提倡深入生活并力行之。1958年,石鲁创建并主持美协西安分会国画创作研究室,明确提出了‘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口号,成为‘长安画派’的一名旗手。1963年,石鲁撰写《学画录》等手稿,强调‘成家立业’‘独特风格’,他也正是这样实践下来的。由此,我今天选择了一条扎根陕北、深入生活、突破传统、突破并发展长安画派的艺术道路,这是两位老师引领的结果,也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在美院时我选了油画专业,读研究生时是专研中国画,跟赵望云和石鲁老师学习的也是国画专业。而今我的国画作品改变了传统中国画以墨为主、色彩淡染的画法,寻找到一种在传统笔墨的基础上,不囿于传统,而是尽量呈现出实景那丰富的色彩,让现实生活、美好风光艺术的再现。这种方法是中西结合的产物,能使之更准确的为大自然写照传神。”刘武宏是长安画派第二代传人,但其山水画已超出了“长安画派”的范畴,另立了厚重浑苍的新格调。
 
       刘武宏从小受到黄土的孕育,在黄土高坡上走了半个多世纪,他的生活和创作,大都与窑洞在一起。他深深地爱着那片黄土地,每当他远游归来,第一个动作就是匍匐在地上给黄土地一个久久的热吻,他是用感情在浇灌这片黄土地,他是在用心去与窑洞对话,因此他画出了窑洞文化的厚重感、历史的沧桑感、诗人的幽远感、艺术的高贵感。这也得益于陕北那些气象万千的黄土地和雄奇山川的浸淫。
 
       中国传统的山水画,都画的是巨石高山、清溪流水,未曾见有画黄土高原者,自其师赵望云、石鲁始,我们才看到了黄土高原的层层梯田和丛丛灌木。现在,在刘武宏的中国画中展现的黄土高原的景观既与他的二位老师有民族精神相通之处,又有画法上的明显区别。石鲁是墨色混掺,以墨为主,而刘武宏是以墨为基,以色为主,随类赋彩。这是画家刘武宏先生熟悉热爱陕北农民生活、深挖窑洞文化、勤于写生、积聚丰厚素材及严谨创作的结果,是刘武宏先生在绘画艺术、绘画风格上的创新与突破。古拙、朴实、厚重且具有阳刚之美,是刘武宏先生窑洞画作显著的艺术特征。他是大自然之子,他的画是对大自然和劳动人民的热烈赞歌。他和陕北的农民打成一片,没有隐士闲情,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雅趣,所以他的中国山水画就有了纪实性,有了时代感,他的画卷就是一部陕北窑洞文化的“史诗”。
 
       黄土深情 窑洞诗意 深挖窑洞文化底蕴
 
      窑洞是黄土高原的产物,陕北农民的象征。在这里,人民创造的陕北窑洞艺术沉积了古老的黄土地深层文化。过去,一位农民辛苦劳作一生,最基本的愿望就是修建几孔窑洞,随后娶妻才算成家立业了。男人在黄土地上,开荒种田,放牧唱歌,女人则在土窑洞里操持家务,生儿育女。窑洞浓缩了黄土地的别样风情,它是中华民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这些窑洞民居是黄土层内挖出的居住空间,冬暖夏凉,适宜人类居住,这最符合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使人与大自然和睦相处、最大限度地融合在一起,保持着自然原生态的环境风貌,窑洞的外观就是山川秀美的自然环境。经过数千年来自然形成了陕北窑洞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我爱陕北,更爱黄土地。在那里,有过欢乐和苦恼,他是我艺术创作的源泉。我熟悉那里的一草一木、山川沟壑,我的赤子之心永远留在那片热土上。”这是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刘武宏山水画集》上,刘武宏亲笔题写的一段卷首语,足见其对陕北的感情之深。每个民族都有其特定的文化底蕴。刘武宏热爱这块土地,几十年如一日,抓住窑洞文化这个主题,通过刻画陕北的黄土地、窑洞、柳树、河流、放牧来烘托渲染几千年来在窑洞里生活的人们的文化。窑洞给了他激情,给了他灵魂,并且渐渐成了他生命的全部。他从窑洞得到的不仅是生活的浸润、文化的熏染、艺术的滋养、人格的修炼,更重要的是他对生命意义的理解和精神境界的追求。他站在窑洞上面的黄土高原上,放眼望去,陕北的风光如此美丽: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绿绿的田野、广阔的草原、高高的山巅、弯弯的山道、宽宽的河流,这种大自然的造化形成了天地合一的壮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有着高原一样宽厚坦荡的胸怀,有着黄河一样日夜咆哮的激情,有着峻岭一样经历沧桑巍然挺立的性格。这里远离都市的喧嚣和市井的繁杂,使高原的恬静与艺术家心灵追求的深远、凝重达到和谐统一。刘武宏在艺术实践中,把对陕北窑洞文化所体现出的内在品质和精神的感悟转化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进而传递出高原的深沉、浑厚、雄伟、纯净之美和一种升腾的生命力。他痴情地感受和回味着一个民族历史的渊源和伟大,开掘着窑洞文化蕴涵的内在的美,并用现代意念去领悟陕北人与自然融合的创造精神和崇高境界。大地同根,厚土高天,窑洞千载,生态奇观;激昂青云,举首齐天;风来龙吟,啸傲河山。那荒秃的山峦、纵横的沟壑、湛蓝的天空、温暖的窑洞、古老的柿树、弯曲的柳树、山村的小路、草原上的小河等等,都深深嵌在他的记忆中。那里的黄土地渗透过他的汗水和眼泪,那里的黄河与白云浮游过他的思绪与幻想,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牵动着他的心弦,令他魂牵梦萦。在他的作品中,画面上的黄土地、窑洞、人物、树木、沟壑、田原、牛羊、河流等,都构成了从属于他的创意的一种符号,在传统笔墨与现代色彩之间寻找着最佳的结合点,使得他更有效地表现内心的激情与感悟。他不是在用手去造型,而是在用一颗心灵去营造自己的艺术境界。在与窑洞、黄土地的“对话”中,他常常被高原那博大的精神和强悍的生命力所震撼,被陕北人那昂扬激情和坚韧的生存意识所融化。任何艺术表现形式的共同动力皆是一个“情”字,一幅画,如果没有情,就没有生命,没有灵魂。刘武宏的作品饱蕴着画家对土地的依恋之情,对生活的挚爱之情,对陕北窑洞生活人们的崇敬之情和对生命意义的深刻理解,并且通过艺术将人们带入一个“生命力”的思维空间,以敏锐的目光审视历史与文化,思辨人生与自然,把富于哲理的精神观念形象地寄予作品中,启示人们对社会、对人生、对生命的关照。因此,他的创作不仅仅出于形式语言的探求,更在于一种思维结构的建立,在于对生命意义的诠释和塑造。这就使他的作品具有一定的精神和文化内涵,给人以深层的体验和感受。他作品所呈现的是一种实实在在、毫无修饰的真情实感,是与陕北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情结,是人、土地、窑洞之间的一份亲缘。他的精神之根深深地扎在陕北的土地里,那泥土的浓郁气息滋润着他的画笔,土地的博大深厚支撑着他的艺术灵魂。他的作品,充沛明亮地闪耀着永恒的阳光,洋溢着蓬勃的生命激情。屏息聆听,你可以听到高原上的劲风在耳边回荡,满山的牛羊在不停的欢唱。他的画就像那块土地上金灿灿的庄稼、绿茵茵的草原、红澄澄的柿子、弯曲扭动的柳树,都是从土地里原汁原味生长出来的。陕北的土地给他带来永久的激情和新鲜的感受,成为他永不枯竭的灵感源泉。对于他来说,这块土地就是一块庞大的“磁场”,对他产生着永恒的吸引力和强烈的心理感应,使他对陕北窑洞始终保持着一种独特的敏感性。他笔下的土地,大都坚硬、裸露,还带有一点儿贫瘠的感觉,但却刚烈、厚重、蕴藏着太阳般的火热——因为他下面的窑洞是孕育生命的摇篮,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
 
       弘扬窑洞民族文化 创立陕北窑洞画派
 
       刘武宏是这样的一位艺术家,他来自长安画派,而又别于长安画派,师先贤而又有创新,他始终围绕陕北窑洞文化,以自己如椽大笔,几十年如一日,深入陕北人民生活,自创“窑洞画派”。他本人具有诗人的气质,他的作品醇厚如诗,有诗的品性和魅力。他是当之无愧的当代杰出画家,他与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吴冠中、张仃、范曾、赵无极、欧阳中石、沈鹏、刘大为、李铎一并被选入《九十年九大家》,亦是情理之中。
 
       刘武宏先生扎根陕北,独辟蹊径,在黄土地上萌生画意,在创作中锤炼技巧,纯朴舒展而自由自在,这是非常诚恳和虚心的艺术。好像原野里郁郁青葱的绿色,好像荷叶上清澈透明的水珠,他一扫沉闷和陈腐之气,以新的思维和造型赋彩方式,无可阻挡地浸润了陕北大地,用他独有的方式描绘这一窑洞为主题的陕北农民生活。当我们振臂高呼外来文明的时候,不能否认有些人却陷入了新的漩涡之中而表现为晕头转向,甚至异化艺术的本质,就像罗丹所说的“做鬼脸,扮怪相”。刘武宏的中国画在吸收西方文化和技法的方式与林风眠、徐悲鸿、吴冠中、韩美林、黄永玉等大家有着不同的方法和着眼点,他以中国画为本体,把中西风景画的透视原理合理结合,运用于他的巨制之中,还有以色彩为主的西方风景的技巧也大胆运用于他的画中,打破了中国画几千年来以墨为主的表现手法。他以笔法为骨架,以墨色为基面,以丰富的色彩来渲染,达到既不失笔墨情趣又具有丰富色彩的新画风,这是在石鲁大师墨色浑渗运用的基础上向前又跨了一大步,与长安画派有明显的特点。这是中国写意山水继浅绛山水和青缘山水之后以大自然色彩真实的描绘,丰富和发展了中国山水画技法。如果说,石鲁是古典中国画的革新者,突破了古典山水玩弄笔墨的技巧,而到了长安第二代的画家,刘文西、黄胄、刘武宏等都是在笔墨的基础上,对色彩的运用进入成熟期。刘文西晚年的人物画和风景画艳丽的色彩,冲击着读者视线,形成以刘文西为代表的黄土画派画风。黄胄的新疆人物动物画,也是色彩比较亮丽、跳跃、耀眼。而刘武宏描绘的陕北黄土大地的色彩显得浑厚、苍茫,以黄土为主色调,窑洞在他的风景画中始终是主题,是龙的眼睛,突出而响亮,他是在大的环境的描绘中透过窑洞的刻画,讴歌陕北窑洞生活的地域文明,弘扬中华文明史上最主要的民族文化之一——窑洞文化,因此他的绘画内涵、文化底蕴是深刻的。
 
      “你是古典的,我是现代的”已成为艺术史的名言。长安画派第二代大都和第一代从技法上没有直接的师承关系,他们在第一代人的技法基础上进行了改良,他们继承的是先师的,是一种对民族文化的热爱,投身祖国大西北,深入生活,讴歌民族文化的矢志不渝的艺术创作精神,一种敢为天下先、敢于突破前人的一种创新精神。刘文西、黄胄、刘武宏等分别创立的西安黄土画派、新疆画派和陕北窑洞画派是长安画派的创作精神的延续和发展。
 
       艺术风格的创新,是艺术家经常一点点感受、一点点领悟的发现和积累。刘武宏的画风“纯净”,坚持洗尽沉浮、独存孤迥的艺术精神。在他的笔下,传统山水中的闲情雅趣和沉闷冷漠的情调已荡然无存,代之以钢浇铁铸般崛起的山峰,凝重、深厚、气势严峻,展示出一种顽强的生命力。这种慷慨壮美的精神境界自然和他的个人气质、情操和人生的经历是分不开的。
 
      “文如其人,画亦有然。”(《东庄画论》)。画既然是品格的表现,性灵的流露,他的作者就应该是胸有蕴蓄的艺术家,而不是徒逞技巧的画工。刘武宏热爱土地,窑洞文化是诗的源泉,是画家的天堂,诗情画意如不竭的江河,虽毕生也难表达其万一,但画家仍然倾心吐胆地为其写象立意,向世人奉献这种美的享受,以尽黄河黄土养育的赤子之心。陕北窑洞,正成为艺术家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他绘画的永恒主题。
 
        意在笔先是绘画创作的一个基本原则。王维说:“凡画山水,意在笔先。”(《山水论》)。可见意在笔先为画中要诀。作画提笔时,应安闲恬适,扫尽俗念,默对素纸,凝神静气,看高山、审左右,分间架、布疏密,浓淡适宜,东西呼应,自然心手双畅,水到渠成,笔行手不得不行,笔止手不得不止。万变由是生,万象由是出。武宏先生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很严谨的创作,不是一般山水画家的自我重复。恽南田说:“绚烂之极,仍归自然。”(《瓯香管画跋》),茫茫的高原上,层层断崖和土坡上的放牧者,远处或山下的柳树,崖下的一排排窑洞,虽然很小,但神高意远,堪称点睛之笔。
 
       特别引人注意的是,刘武宏先生不拘成法,经过不断探索、创作,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表现陕北黄土地、陕北窑洞的浓墨重彩的方法。正如《高天厚土》、《牧歌》等画幅中,以其朴拙、老辣、浑厚的用笔,浓重的色彩,表现对黄土高坡的独特感受,他的巨幅中的人物、牲畜、柳树、窑洞都比较远而且小,使得描写对象显得天高地远,陪衬出黄土高原的宏伟气势,置于画幅中心。而在他的巨制中,人物、
 
新华网 人民网 新华网书画频道 新华网陕西书画频道 陕西美术家协会 中国美术馆 99艺术网
声明:本网站所刊登信息,新闻和各种专题资料均为新华书画网编辑室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转载,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书画编辑室 协办单位:陕西西安龙宇文化中心
版权所有(c)2008 长安画派艺术网 |陕ICP备08006199号| Service:www.it0.cn